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何華章涉嚴重違紀違法




play
資料-何華章督導工作



向前
向後




何華章
  一手締造博瑞傳播帝國,棄商從政被李春城一手提攜若沒有事發,何華章絕對是遂寧乃至四川政壇的明星官員。
  錢津寧 插畫
  本報記者 陳姿羊 發自成都
  何華章最後一次出現在公開場合是3月12日。
  當天,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遂寧市長,何華章接受媒體採訪,闡述其在兩會上的建議《嚴密保障房審查體系,不能單純審查收入和住房》。
  五天之後,3月17日的下午,遂寧市委召開常委會議,傳達學習全國“兩會”精神,本應到會的何華章卻沒有出現。隨後便有媒體報道指出,何華章已被中央紀檢部門帶走調查。
  “實際上13-17號之間市裡有個活動,原本應該由何市長來致辭,但他沒到場。當時我們聽到的原因是他在外辦公,大家都沒發現什麼有異常。”遂寧市多個相關消息源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對此次何華章的“落馬”他們感到非常突然。在他們看來,從成都下派的何市長“聰明”、“低調”、“肯乾”,若不出意外,兩年後回成都仕途應是一片光明。
  3月24日,傳聞塵埃落定。中央紀檢監察網發出消息,四川省遂寧市委副書記、市長何華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但目前尚未公佈何華章被調查的原因。
  出生於1964年的何華章橫跨政商兩道,扮演著多個角色,在成都當地可謂無人不曉。而“媒體人”出身的何華章更為人所知的是其“商業操盤者”的稱號。
  1993年,彼時在四川人民出版社擔任政治編輯室副主任的何華章與同事陳舒平等人自籌資金30萬元,創辦了後來聞名四川乃至全國傳媒界的《成都商報》。1997年,何華章成立了博瑞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博瑞投資”),同年7月,博瑞投資購買上市公司四川電器27.65%的股份,將其更名為“博瑞傳播”,成為中國大陸股市的“報業第一股”,何華章本人的財富也因此暴漲,一躍而為億萬富翁。
  2001年6月,成都商報併入成都日報報業集團,何華章出任《成都日報》總編輯,2002年末,何華章被選為成都市委宣傳部部長,完成了其“報人”到“政府官員”的華麗轉型。隨後,何華章名義上逐漸退出了其一手創辦的《成都商報》和博瑞投資。
  然而,作為其發家之地,對於此次報紙創辦人何華章的落馬,成都商報乃至成都日報報業集團的內部人士卻甚為避諱,“有所耳聞,不願多談。”是大部分何華章前同事們在接受採訪時的統一說辭。
  但多個交叉信息源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在何華章被調查後,幾位與何華章關係密切的成都媒體人或涉其中,而其主導上市的博瑞傳播也被相關部門調取了其大股東博瑞投資的賬目。
  而在3月19日何華章接受調查的消息傳出後,博瑞傳播(600880)盤便重挫跌停,上周五持續下跌3.74%。
  3月22日晚間,博瑞傳播公告稱,公司及控股股東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在崗正常履職、未被調查,公司各項經營業務未受影響。博瑞傳播證代王薇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一切以澄清公告為準。
  多位昔日伙伴受牽連
  若沒有事發,何華章絕對是遂寧乃至四川政壇的明星官員。29歲創辦成都商報,38歲當選成都市委宣傳部長,39歲官至正廳級別,履歷甚為亮眼。
  “不出意外的話,他再在遂寧獃兩年回成都後肯定會升。”上述知情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作為成都調過來的市長,何華章與本地官員交往並不多,“有自己的圈子”,在遂寧的兩年“低調”、“口碑很好”。大多數官員對何華章早年的經歷亦有耳聞,知道他“很有錢”。
  對於當時何華章調任遂寧,亦有兩種不同的看法,有的說“雖然是平調,但之前手中的實權更大”,也有說法表示其“在成都沒能繼續晉升才調職遂寧”。
  到遂寧後的何華章重投資,他曾多次公開表示“穩增長的關鍵是穩投資”,其上任後推動了遂寧市中環線、西山森林公園、仁里古鎮、機場和過江隧道等多個項目建設。作為此前在成都市分管商貿、文化、旅游、海關和招商引資等工作的何華章,調任遂寧後也重抓招商引資,將市經信委、市國資委、市商務局、市農業局等7部門明確為行業招商部門。
  何華章本人也極力引入外資到遂寧進行城市開發。2013年9月25日,何華章在成都參加第十二屆世界華商大會時便對新加坡仁恆集團董事局主席兼總裁鐘聲堅表示希望仁恆集團旗下的仁恆置地能率團到遂寧參觀考察,尋求合作項目。而在早年何華章擔任成都市副市長一職時,其就公開表示過成都人最愛新加坡人開發的房地產,其中仁恆集團就在名列之中。
  另外,多個遂寧相關人士對何華章的突遭調查感到意外。事實上,自2012年年底,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被中央紀委調查後,就不時有消息稱何華章也被調查,但錶面上依然風平浪靜。
  而何華章的母校成都龍泉驛區的洛帶中學的師生也對這個知名校友的落馬感到錯愕,“在高中時,每次學校舉行大的活動時,校領導都會提到他,是母校的驕傲。”一位何華章昔日校友感慨道。
  在遂寧市政府網站上,何華章的個人信息依然在領導之窗的市委領導這一欄中。“我們這幾天還有一次活動何華章本來也應該出席的,但現在他的座位牌已經被摘下來了。”上訴知情人士表示,其進一步透露,過段時間將會有代理市長來履行何華章的職責。
  儘管中紀委方面目前並沒有對外透露何華章被調查的原因,但值得註意的是,事發一個月前,前成都商報總編輯,也是成都商報的創辦人之一的陳舒平向博瑞傳播請辭董事一職。
  時代周報記者多方瞭解到,幾位與何華章關係密切的成都媒體人或涉其中,而其主導上市的博瑞傳播也被相關部門調取了其大股東博瑞投資的賬目。
  另外,據媒體報道稱,早在2013年下半年,原博瑞投資旗下的成都博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現成都優品道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杭亞平,就已經被調查。
  被指以資產換晉升
  何華章生於成都市郊區龍泉驛,從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畢業後,他被分配到四川人民出版社當編輯。1993年,毫無任何辦報經驗的何華章與同事陳舒平等人自籌資金30萬元,創辦了一份只有內部刊號的四開小報。
  因為不能公開發行,無法刊登廣告,報紙無法進入正常的盈利軌道,1995年2月,何華章內部發行的小報與成都市科委的《科學生活報》合併,更名為《成都科技商報》公開發行,獲得了寶貴的殼資源。一年以後,該報紙取消了帶有行業性質的“科技”兩字,正式改名為《成都商報》,正式進軍綜合類都市報。
  創辦初期,成都商報經歷了資金等各方面帶來的陣痛。但隨後,成都商報漸成氣候,一躍成為成都報業龍頭老大,1997年,何華章成立了博瑞投資,註冊資本1.23億元,並取得了《成都商報》廣告、發行經營的獨家代理權。同年7月,博瑞投資購買上市公司四川電器27.65%的股份,將其更名為“博瑞傳播”。2001年6月,《成都商報》與《成都晚報》併入成都日報報業集團,何華章出任成都日報總編輯。
  不可否認的是,作為創始人,何華章在成都商報是教父級別的存在。但對於他的落馬,成都商報乃至成都日報報業集團的內部人士卻紛紛表示不願多談,甚為避諱。
  2002年年末,何華章迎來了其人生的一個最重要轉折,出任成都市委宣傳部長,從政後的何華章從名義上逐步退出了其一手創辦的成都商報和博瑞投資。
  而記者發現,在博瑞傳播2002年的年報中,成都商報變為成都市委宣傳部主管的全民所有製法人,法人代表仍為何華章。2002年8月31日,任期屆滿的何華章沒有連任博瑞傳播的董事,而在2003年的博瑞傳播年報中,成都商報的法人代表悄然更換為陳舒平。兩年後,博瑞傳播的控股股東博瑞投資由社會法人股變為國有股東,成都商報持有其95%的股權。
  對於何華章的仕途起點,有知情人稱他“在成都日報任期內獲得了賞識”、“與李春城接觸頻繁”。而一與何華章私交甚好的知情人向時代周報透露,當時政府方面想將《成都商報》收歸國有,何華章得交出他手中成都商報近億資產,交換條件是其得以從政,並能得以晉升。
  2003年8月,何華章當選成都市副市長,分管商貿、文化、旅游、工商、台僑、海關、口岸服務業和招商引資工作,直至2007年底,何才重回成都市委宣傳部,並當選為成都市市委常委,此時何華章從政已有五年時間。依照慣例,早在2002年底當選市委宣傳部部長時,何華章便應該被選為成都市委常委,有媒體報道指出這是時任市委書記對他的“有意打壓”。
  為博瑞站台頻繁
  從報業跨界政壇,何華章第一把火便是整合成都媒體資源。2006年11月,成都日報報業集團和成都廣播電視臺合併組建成都傳媒集團,實行兩塊牌子一套班子的運行模式,報業融合廣電,創全國先例。時任成都市委書記的李春城,也曾力推成都傳媒集團的組建。
  在成都從政的十年中,何華章更被外界所樂道的是其對於成都城市形象的宣傳上。“2005-2006年那時候,何華章的名片上都是印著成都市的景點,還有一句話‘成都,一座來了就不想離開的城市’”,一熟悉何華章的媒體人對時代周報記者回憶,這是2005年張藝謀為成都拍攝的宣傳片的結束語。這句話也為成都人和外來游客耳熟能詳。
  一方面何華章“善於宣傳”,另一方面當時成都一把手李春城亦看中城市營銷。而對成都城市宣傳工作來說,2008年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當年發生的汶川大地震使四川及省會成都的知名度大幅提高,成都市便成立了成都城市形象提升協調小組,何華章擔任組長,以此開展“去地震化營銷”。
  隨後,“因為有你,成都更美好”為主題的城市形象廣告面世;2008年10月21日,美國夢工場動畫公司CEO卡森伯格帶著20多人的《功夫熊貓》主創團隊到成都“尋根”;倫敦奧運成都主題推廣等一系列活動相繼被策划出來。成都也於2009年,當選為第二批“全國文明城市”,其中何華章的功勞不言而喻。
  而這場政府牽頭的城市形象營銷中,一家名叫阿佩克思奧美品牌營銷咨詢的成都本地公司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董事長樊劍修是四川宜賓人,在1993年創建了阿佩克思廣告有限公司,後又於2010年11月,阿佩克思和公關巨頭奧美正式結盟,合資成立了該公司,成都市政府是阿佩克思奧美的重要客戶,“熊貓故鄉”海外營銷、倫敦奧運成都主題推廣以及成都投資形象借勢營銷都是出自該公司的策劃。“善於獲得政府訂單”是外界對樊劍修的評價。
  2013年11月14日,成都市紀委對外公佈:成都市委對外宣傳辦公室媒體服務處副處長賈小兵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隨後有媒體報道稱,樊劍修也在賈小兵之後接受了調查。
  時代周報記者發現,從政後的何華章雖然脫離了博瑞傳播,但依舊為其賣力捧場。2011年12月9日,時任成都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宣傳部部長的何華章為“博瑞•創意成都”揭牌”,而“博瑞•創意成都”是博瑞傳播旗下博瑞麥迪亞置業的首個項目,首期投資達到3.95億元。
  博瑞曾遭證監會處罰
  亦有報道指向此次何華章被調查或與博瑞傳播借殼四川電器上市一事有關。延續成都商報借“刊號”面世的操作手法,何華章操刀運營的博瑞傳播也是通過“借殼”迂迴上市。
  1997年,《成都商報》報社組建了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成都博瑞廣告傳播有限公司(下稱“博瑞廣告”),占其70%的股份。隨後,成都商報、博瑞廣告和四川匯通共同出資成立了博瑞投資,其中,成都商報占49%的股份。
  同年7月28日,博瑞投資以每股2.68元的價格,受讓成都市國資局持有的上市公司四川電器2000萬股國家股,占27.65%的股份,成為四川電器第一大股東。1999年8月31日,四川電器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審議董事會人選,在新董事會9名成員中,其中5名來自博瑞投資,包括何華章和現任博瑞傳播董事長孫旭軍在內。
  成都商報通過直接絕對控股的博瑞投資公司成了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成為中國大陸股市的“報業第一股”,形成了一個以博瑞投資公司為核心、以成都商報為平臺的龐大企業集團,操刀此次借殼的何華章也因此暴富,一躍而為億萬富翁。
  對此,何華章曾公開坦陳過他的藍圖,“我的理想是在全國性媒體中占一席之地。這成都商報做不到,博瑞卻可以做到。這就是我們進軍資本市場的原因”。
  借殼上市後,博瑞投資對四川電器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造。重組之後的上市公司持有了博瑞廣告80%的股權、博瑞印務100%的股權和博瑞廣告41%的股權,而在四川電器中的股權下降到了17.44%,基本剝離了原本四川電器缺乏盈利能力的電器製造類資產,置換進來了一批前景好的傳媒資產,擁有了《成都商報》廣告、發行、印刷經營權的四川電器最終改名為博瑞傳播。
  時代周報記者發現,在2002年2月26日,何華章還擔任成都日報總編輯和博瑞傳播董事時,博瑞傳播曾受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
  1997年,四川電器年報披露公司當年投入配股資金2401萬元用於CUBIC低壓組合式開關櫃中西部“雙加”技改工程,並於1997年12月23日經由成都市機械局組織驗收。但經查實,該項目實際投入約為1704萬元,餘下的697萬元在技改項目完工後被四川電器用於其他投資,未作如實披露。2000年8月10日,博瑞投資召開董事會,審議通過了公司2000年配股預案,對四川電器1997年配股資金使用情況未真實披露。對此,證監會對包括對何華章、孫旭軍和呂公義等博瑞傳播相關人士處以警告。
  目前,博瑞傳播旗下包括多個子公司,涵蓋了傳統媒體運營、廣告、新媒體、地產、旅游等多個行業,多數都涵蓋在何華章成都在任時分管的工作內。2013年博瑞傳播實現營業總收入 15.97 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 17.71%;歸屬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 3.38 億元,同比 18.29%。
  對於外界傳聞近期博瑞傳播也被相關部門調取了其大股東博瑞投資的賬目一事,博瑞傳播公告澄清,公司及控股股東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在崗正常履職、未被調查,公司各項經營業務未受影響。
  [記者手記]“操盤手”何華章
  本報記者 陳姿羊
  很少有地方官員像何華章一樣獲得全國媒體人持續的關註。
  29歲的何華章白手起家,創辦了後來聞名四川省乃至全國的《成都商報》,又在34歲的時候一舉推動了博瑞傳播的借殼上市,中國大陸股市的“報業第一股”,其轟動效應可想而知。這一系列乾凈、漂亮的動作讓何華章“報業操盤奇才”的形象在媒體圈根深蒂固,《成都商報》的創辦史甚至被寫進了高校新聞教科書,成為每個有新聞夢學子心中的一個神話。
  一位跟何華章私交甚好的高校教授對時代周報記者連發感慨,稱他是“難得一遇的聰明人”、“商業頭腦極其好”,在採訪過程中,沒有一人否認過何華章在報業的成就。
  但人性總歸複雜,沒有人是一成不變的。何華章的轉折在2002年年底,那時的他被選為成都市市委宣傳部長,仕途的起點至此開始。
  外界對於何華章的看法也逐漸發生改變,在採訪中,多個信息源如是評價之後的何華章:“跟李春城往來密切”“善於迎合”,曾經“頗有書生意氣”後來也愛講“排場”、“前呼後擁”。但另一方面,何華章在成都任職時,曾力推的成都傳媒集團整合和成都城市形象營銷業已取得不錯的成效,同樣沒人否認。
  對於之前創辦人的事發,《成都商報》內部人士並不願意多談,稱其早已與報社沒有聯繫,一些已經離職的商報人則在微博上拍手稱快,更多的同行為此惋惜不已。
  目前,由於事件還在調查之中,無法知道事因亦不能定性,但作為一個曾經的報業大亨,從平步青雲到突然落馬,唏噓還是難免的。(來源:時代周報)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玩具

euepm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