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報記者 崔翼琴 徐斌忠
  近日,長征中學部分高二班級要求年級排名90名以後或“加一”作業不做超7次的考生放棄“加一”學科,轉而參加春季高考或專科自主招生。此事一齣,輿論嘩然。為此,長征中學全部收回承諾書,並召開家長會,向相關家長道歉。
  昨日,普陀區教育局也對此事做出處理,責成長征中學迅速整改,並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處理。
  據悉,市教委將在今天召開的全市區縣教育局分管副局長會議上通報此事,要求各區縣教育局高度重視,舉一反三,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棄考承諾書要求家長簽名
  長征中學部分高二班級要求部分同學簽署“棄考承諾書”一事,昨天成為網絡上一個熱點事件,引來吐槽一片。
  不少網友在評論中指責校方此舉粗暴,認為學生接受教育、參加高考是他們的權利,校方無權干涉。更多的網友揣測校方此舉是為了將成績排名靠後的學生排除在秋季高考之外,以便能保證有一個比較好看的“本科升學率”。“考不考是學生自己的事,為什麼教師要狗拿耗子呢?嫌人家成績差,當時招生的時候為什麼不按高成績來招?”網友“千代冬兒”這樣評論。
  在長征中學百度貼吧中,12月6日就有同學上傳“承諾書”圖片,“承諾書”完整地擺放在數學作業單上,“我是高二 ____ 班學生____,目前我已深刻意識到加一學習的重要性,一定會刻苦勤奮的學習,為高三打下堅實基礎。但如果期末考試加一功課成績年級排名90名以下,說明本人加一學科學習能力嚴重不足。此外,如果加一學科作業不做的情況超過7次,說明本人加一學科學習態度嚴重不端。我在此承諾,一旦出現以上任何一種情況,本人將放棄加一學科,屆時參加春考或專科自主招生考試。”發帖人留下了“心好累”的感嘆。在長條形的承諾書末尾處,除了要求承諾人簽名,還有家長簽名欄。
  校方表示網上解讀有誤區
  昨天下午,記者趕往長征中學,然而,校方婉拒了記者進入學校採訪的請求。
  臨近放學時間,記者在校門口遇到放學準備離校的高二學生。他們稱,確實收到過這張承諾書,“說是要看期末考試的成績。如果‘加一’學科成績年級排名在90名後,建議報考春季高考和自主招生。”目前校方已經全部收回承諾書,並且在前日召開了高二學生家長會,學校也跟家長進行了道歉,“家長會上學校還讓家長多督促我們努力學習。”在問及是否有必要簽署這份承諾書時,兩名高二學生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後還是堅定地說“沒有必要”。
  針對“棄考承諾書”一事,長征中學校長李少保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長征中學高二年級的四個班級中,只有其中一個班共42名同學收到了承諾書,但目前已被我們全部收回。”他同時表示,網上對“承諾書”的解讀存在一些誤區,並非要求“年級排名90名後的考生放棄高考”,而是針對高中學業水平考試中“加一”學科排名90名以後的學生,以及多次未按要求完成作業的學生。該校副校長王焱則表示,向學生下發承諾書的初衷,是希望剛剛升入高二年級的學生,端正學習態度,加強對“加一”課程的重視。另介紹,目前學校並沒有學生因這個原因被迫放棄高考的。
  長征中學還解釋,學校不拿升學率作為考核教師的標準,也不以此和薪資掛鉤,老師的想法很單純,就是想給學生點壓力,讓他們重視“加一”學科。校領導也承認,這樣的做法實在欠妥,已經嚴肅批評了高二年級組的這一行為,要求他們積極改正錯誤。
  家長稱此舉打擊了自信心
  針對“棄考承諾書”一事,多數家長持不贊同態度。有家長表示,學校這一做法欠妥,不利孩子的自信心保護;有家長建議,學校對學生未來學業生涯的規劃能否用更人性化的方式來引導;也有的家長說,“讀書好不好,關鍵還是看孩子自身努力,能到哪一步孩子自己爭取。”
  其中一名家長直接說:“我們孩子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承諾?考不考是我們自己的權利,學校怎能限制參加國家考試?”
  市教委、普陀區教育局:迅速整改    舉一反三
  “棄考承諾書”一事,已經引起教育主管部門的介入。經過調查,昨天傍晚,普陀區教育局官方微博回應稱,有關媒體報道長征中學高二年級個別班級讓部分學生寫“承諾書”棄考一事,教育局高度重視,已責成長征中學迅速整改,深刻反省,並通報批評,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處理。同時,要求區內各學校引以為戒,加強教育教學管理,嚴格依法依規辦學,要從尊重學生需求和選擇出發,堅決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
  據悉,市教委在支持普陀區教育局做法的同時,將在今天召開的全市區縣教育局分管副局長會議上通報此事,要求各區縣教育局高度重視,舉一反三,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同時再次強調要尊重學生的選擇權,在鼓勵學生多元選擇的同時,加強學生學習生涯指導,幫助學生學會選擇成長成才成功的道路。
  [新聞延伸]

  教育同行:簽承諾書做法頭一次聽說
  就長征中學“棄考承諾書”一事,記者與本市一些高中老師交流後獲悉,勸說差生放棄高考的做法,長征中學絕非個例。
  本市某中學高三數學老師沈老師,曾做過高三班主任,她說,讓學生及家長簽署承諾書的做法,她是頭一次聽說。“校方這個做法肯定是不妥當的,”不過,沈老師也坦言,結合高三學生的學習水平,在高考前對成績靠後的同學給出不要參加高考、改作其他打算的建議,這種做法在很多學校都存在。
  沈老師拿自己的學校舉例說,當區級的一模(第一次模擬考)成績出來後,班主任心中基本能瞭解哪些學生能考上本科,哪些學生過不了本科線。“對於那些考本科基本無望的學生,我們也會和家長交流、和學生交流,建議學生可以選擇春考或專科、職校等。”所不同的是,沈老師所在的學校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會與家長、學生有充分的溝通,“家長和學生覺得老師在為孩子著想,說的在理,也就不會有抵觸情緒。”更為重要的是,老師(或者說校方)始終是以建議者的口吻與家長、學生溝通,而非這種近乎半強制的簽署“承諾書”。
  當然,差生分流後,無疑會讓學校的本科率這個關鍵數字比較好看。
  沈老師說,學校的本科率儘管是學校教學質量的一個重要衡量指標,但本科率和老師的獎金福利並不直接掛鉤。“本科率高,肯定能為學校贏得一定的聲譽,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心理專家]

  學校應探索合適方式去督促學生
  針對“承諾書”一事,心理專家伍詩詩表示,如果這名學生在這門“加一”學科上努力了但暫時沒有達到理想的成績,學校此舉確實會影響學生學習的興趣,這就形成了一種暗示,這種暗示不利於發揮他的潛質,自信心會有受挫感,對於其他科目學習也會有一定影響。有些個案,這種暗示會伴隨很長一段時間。
  伍詩詩認為,高中階段學生的人生觀、對學科的求知欲還在形成中,應該對學生更多地鼓勵,學校可以探索一種更合適的方式來幫學生分析他當前的學業情況。
  公開寫承諾書的方式顯然不可取,追求升學率的出發點更不應該,在與學生交流上,伍詩詩建議,可以採用個別交流的形式,丟掉家長會、承諾書的公開方式,提出中肯的意見,在私密的情況下以鼓勵學生為主。“你的情況現在是這樣,是否多努力一下?還需要提供什麼幫助?”以這樣的方式來為學生做規劃更為人性化。
創作者介紹

玩具

euepm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